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7.9 维克多的对价:原子弹的机密交换以色列建国

更多

苏联从1947年开始,在以色列建国题目上忽然改变了一贯主张,明确支持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重新建国。
在国际史学界,人们一直对此事大惑不解。要知道马克思从一开始就坚定地反对犹太复国主义思潮。马克思明确指出,建立犹太国家是一种幻想。他对犹太复国主义持果断批判的态度。斯大林对犹太复国主义也是采取这种批判的态度。苏联成立以后,它在政治上对犹太复国主义的负面态度并未发生改变。苏联政府的官方态度态度鲜明,犹太复国主义被形容为犹太资本家用来剥削犹太工人的一种反动意识形态,而在巴勒斯坦成立犹太民族之家的思想被以为是历史倒退,是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运动背道而驰的。1939年5月英国发表了***,对犹太复国主义持反对态度。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之后,苏联在反对犹太复国主义方面有所缓解,但总的态度并未改变。
出乎所有人意料,在1947年4月,联合国召开巴勒斯坦特别会议时,苏联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表示支持以巴分治。苏联驻联合国的代表葛罗米柯在联合国作了长篇发言,对犹太人在战时“遭到的极端不幸和苦难”寄予同情。因此,不能无视犹太人建立自己国家的愿看。他代表苏联政府建议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独立的、二元的、***的和同样性质的阿拉伯—犹太国”。假如这一方案不能得到实施,就应考虑“把巴勒斯坦分成两个独立的自治国家,一个是犹太国,一个是阿拉伯国”。他说,拒尽考虑或否定犹太人有实现这一愿看的要求和权利“将是不公平的”。当1948年5月15日,以色列公布建国之后不久,苏联马上予以承认,并于5月26日在以色列建立了大使馆,之后还多方支持以色列。1949年5月11日,苏美共同支持以色列正式加进联合国。以色列的诞生极为罕见地获得了两个超级大国的共同支持。
对时间段的分析表明,维克多·罗斯柴尔德向苏联提供了大量重要的情报,尤其是原子弹设计方面的战略情报与苏联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态度转变有着明显的时间相关性。
苏联的第一颗原子弹是在1949年8月29日成功爆炸的。换句话说,苏联忽然对以色列题目进行政策调整的时间段,正与苏联积极预备原子弹试爆的时间段重合。
核武器对苏联无疑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美国于1945年拥有了世界第一颗原子弹,而苏联却不得不生活在美国核武器的阴影之中。这种挥之不往的压抑感令克里姆林宫寝食难安。只有拥有原子弹才能奠定苏联的超级大国地位。为此要害情报来交换以色列的建国,这样的推断应该是合乎情理的。剖析两事件发生的时间段,明显有着内在联系的一致性。
美国专业刊物《原子科学家新闻简报》中曾报道,克格勃档案馆的档案表明,苏联机构收到的第一份原子弹情报是在1941年10月抵达克里姆林宫的,这是英国核物理学家呼吁丘吉尔制造核武器的一份备忘录的拷贝。它引起了苏联高层的一片惊慌,斯大林则以为这是假情报。而维克多“恰好”在1941年10月加进英国原子弹项目“合金管”的核心委员会,负责监控原子弹研发的所有步骤。
《原子科学家新闻简报》中还报道:“1943年初,他(斯大林)任命物理学家、爱国青年库尔恰托夫为苏维埃原子弹项目负责人。与美国人的白手起家不同的是库尔恰托夫手上已把握了贝利亚的间谍们弄来的西方核研究的精华。信使们将这些秘密资料运往莫斯科,然后转往距莫斯科400公里的萨鲁核武器制造场。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苏联科学家开始仿制原子弹部件。”而维克多又是“恰好”在1943年初,以“安全检查”为名访问了伦敦帝国学院汤姆森教授的实验室。汤姆森教授向维克多具体解释了如何用钚制造原子弹的每一个细节。
维克多不仅对英国原子弹的研发有着最全面和深进的了解,同时对美国原子弹的情况也极为熟悉。维克多与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主席莱威斯·斯兆斯是密友。斯兆斯也是库恩雷波公司的高级合伙人,与国际银行家族关系非常紧密。
基于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国际金融界举足轻重的地位和维克多在英国情报部分所把握的大量原子弹以及生化武器方面的核心机密,加之他在英国政治圈子里的强大影响力和人脉关系,维克多的“情报资产”价值在苏联方面重重加码。
此时维克多开口要价,让苏联政府放松限制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移民的控制,并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
在战争结束以后,维克多越来越公然和强烈地呼吁犹太人重返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国。当时他在英国议院发表了一系列这方面的演讲,呼吁公众关注此题目,这点引起了英国社会各阶层的普遍关注。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建国的题目上发生了激烈的利益冲突,所有阿拉伯国家都果断反对任何形式犹太国家的建立。从阿拉伯国家的视角看,这些土地世代是阿拉伯人的根基,不可能答应犹太移民重新建立一个以色列国。
在错综而微妙的国际政治博弈中,维克多长袖善舞,发挥着高超的政治技巧。他通过家族团体在媒体中的特殊影响力,利用媒体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中立温顺的犹太理性主义者,他被描述成在整个犹太世界中最亲阿拉伯的政治人物。
1946年7月31日,在一场针对巴勒斯坦地位题目的论战中,维克多走上了前台。
这场争论由巴勒斯坦地区爆发的一系列恐怖主义行为引发,突失事件是由犹太恐怖主义分子发动的国王戴维宾馆大爆炸,此次爆炸事件致使多名英国士兵丧生。
在演讲中,维克多首度明确回应美国把巴勒斯坦分区的建议。他首先否认自己是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或者和犹太复国组织有任何联系,然后就开始声情并茂地回顾几百年来,犹太人在欧洲所受的种种***和欺压。随即他谈到1939年英国外交办公室所发表的著名的英国***,该***明确反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定居。这被全世界犹太人以为是违反了1917年英国的“贝尔福宣言”,是一种可耻的背叛。维克多还引述了丘吉尔对***的看法,“这明显是对以前承诺的背叛,这是另外一个《慕尼黑协议》”。对于美国分区的建议,维克多的回复是,此建议的首要条件就是停止一切恐怖主义行动,在巴勒斯坦地区分布的武装气力必须全部解除武装,这是新犹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的先决条件。他以为当前局面对犹太人明显不利,由于在巴勒斯坦四周强敌环伺,众多随时预备使用武力的阿拉伯国家正虎视眈眈。换言之,维克多以为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武装组织,应公道和必要地存在并发展。
维克多在历史回顾这部分动情地指出,犹太人经过了两千多年的流浪,终于能够回回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和曾经生活过的家园。他怒斥纳粹对犹太人的***,夸大犹太人在“二战”中所遭受的极端恐怖的对待,使犹太人现在变得必须且刻不容缓地要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避难所,从而防止未来任何***的发生。他这番讲话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对于罗斯柴尔德家族来说,战争并没有结束,他们对以色列建国的决心是尽不会动摇的。
而此时摆在苏联眼前的牌局则越来越明晰,假如苏联想继续得到维克多和其他犹太科学家在原子弹研制上的合作,就必须要在外交上作出妥协,支持以色列建国的理念。
苏联对以色列建国的支持从1947年开始到1967年为止,仅仅持续了20年,其后苏联对以色列的态度,再次回回到几百年来的传统轨道上。
而“剑桥五杰”也正是在同样的时间段纷纷暴露,维克多本人则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停止了同克格勃的合作。
维克多·罗斯柴尔德爵士面对质疑他与克格勃关系的大量“传闻”,特地于1986年12月在英国的报纸上发表了一封公然信:“我不是,也从来不曾是苏联的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