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5.13 颠覆魏玛共和国的“货币战争”

更多

德国马克究竟是如何被摧毁的呢?一言以蔽之,摧毁一种货币最简单的办法就
是发行过量的货币。这种过多的货币发行,可以通过几种方式进行:第一,中心银
行自己发行过量的货币;第二,私人银行创造过度的信用和货币;第三,市场中的
货币投机商通过大规模的“***做空”,在摧毁一国货币价值的同时,其效果等同于
货币投机商在大量发行货币。实际上,1922年5月,当德意志帝国银行落进国际银
行家手中之后,三种形式的货币过度发行同时出现了。
从第一种情况来看,德意志帝国银行大规模印钞是事实,但并不是为了政府免
除外债和解决财政困难。
再看第二种情况,私人银行的货币供给对超级通胀的影响。从时间上看:
1921年11月,马克兑美元的汇率为330:1;
1922年1—5月,马克兑美元稳定在320:1:
1922年5月26日,德意志帝国银行私有化;
1922年12月,马克兑美元为9,000:l;
1923年1月,鲁尔危机爆发,马克币值一泻千里,马克兑美元达到49,000:1;
1923年7月,马克兑美元达到1,100,000:1;
1923年11月,马克兑美元的汇率为2,500,000,000,000:1;
1923年12月,马克兑美元的汇率为4,200,000,000,000:1;
1923年,均匀每两天德国的物价就要翻一番。
此时德国马克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在马克被疯狂抛售的过程中,德国出现了超级通货膨胀。很多私人银行家开始发行自己的货币,这些货币可能有黄金或者外汇作为支撑。私有化的德意志帝国银行开足马力印钞票,也赶不上私人银行所发行的货币总量。沙赫特作了一个估计,在当时德国货币流通总量中,有大约一半是私人银行家所发行的货币,而不是来自德意志帝国银行的官方货币。所以,私人银行的超量货币印刷几乎占据超级通胀的近一半源头。
第三种情况最不明显但却最为致命,有人系统性地、大规模地做空德国马克,从而导致了马克剧烈贬值,它的效果等同于大量印刷货币。
做空一个国家的货币基本运作机制大概可以分成几个阶段,首先该货币存在着明显的内生性题目。德国当时的情况完全符合这个条件。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需要使用外币来进行赔偿,显然面临着巨大的外债压力,德国马克本身的确存在着非常明显的缺陷。这与亚洲金融风暴时的亚洲四小龙情况类似,就是外债负担过重,而他们必须获得美元才能偿还外债。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个题目可以由经济体自动缓慢地调整来渐进解决。比如增加税收,或者暂时降低生活标准,这些外债可以逐步得到偿还。但是当货币投机在一个很大范围内集中和忽然发生,将会影响货币的价值,而且这种大规模的货币投机,仍然被视为一种正当行为。在投机过程中,他们只要事先大规模卖空某国货币,而且这种货币有着内生性的困难和题目,投机者终极往往会获得超级利润。
什么是做空机制呢?当货币投机家进行货币卖空行为的时候,他们并不真正拥有这种货币,而只是声称他们拥有。只要在一定的时间内,这种货币出现大幅贬值,他们以贬值后的低价从市场买回这种货币,平掉当初的“声称拥有”的“谎言”,就可以赚取巨额利润。从这个意义来讲,当货币投机者在卖空并不存在的“声称拥有”的货币的时候,实在质是在一定时间内获得了创造这种货币的权力。这些货币投机者同时出动,在同一时间一起大规模做空,数目足够大,而且是在这个国家货币足够虚弱的时候,这样的做空行为将会产生强烈的“自我实现”的效果,最后的结果就是使被做空的货币的价值出现自由落体般的贬值,严重情况下,将会产生货币恐慌。而货币恐慌将会导致链式反应,引发其他社会阶层本能的恐慌,大量抛售本币往换取外币,从而导致更大规模的市场做空行为。
在这样的货币暴跌过程中,投机家赚取的巨额利润,就是这个国家的生产者和储蓄者积累多年的财富,社会生产和经济活动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此时所谓自由经济主义者,将会指责所有的错误都是由于政府的货币政策出现题目,而忽略投机者所制造的巨大灾难。
事实上,1923年德国的题目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出现的情况非常类似,本币体系和本国经济存在严重的内在缺陷,外债高筑,外国货币投机者蜂拥而至,超大规模做空本币,货币体系濒于崩溃,本币剧烈贬值,.通货膨胀卷走社会财富,摧毁了国家经济基础。差别在于,德意志帝国银行非但没有制止货币投机,反而在变相给投机者提供充足的弹药;国际银行家的私人银行在超级通货膨胀中发行了全部货币流通总量的一半,也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历史惊人得相似。原因在于重复历史的人都是同一批人。今天的索罗斯及其背后的国际银行家与1923年摧毁德国马克的货币投机者师出一门。
魏玛共和国的社会财富在一年的时间里被洗劫一空。德国中产阶级沦为赤贫,失往一切的愤怒和战后所遭受的羞辱,使德国人心中的怒火升腾为一种前所未有的报复心态。此时的德国社会已是一片干柴,等待的只是一颗引爆的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