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5.6 麦克斯·沃伯格:未来的经济沙皇

更多

德国发展庞大的海洋舰队,必然涉及到大量的经费开支,德国的国际银行家在此过程中将会获得巨大的收益。同时,德国的大海军战略势必刺激英国的神经,英国的国际银行家再将来自德国的海上威胁成倍放大,上升到帝国存亡的战略高度。英国政府的本能反应就是更大规模地兴建海军舰队,于是武备竞赛拉开了丰盛鲜美的金融大餐的序幕。而武备竞赛属于“有组织的隐形暴力”,必须依靠大规模的融资。这样一来,英德两国和他们在欧洲的盟友们一起开动马力扩武备战,整个欧洲的国际银行家们无不“漫卷公债喜欲狂”!
麦克斯·沃伯格和阿尔波特·鲍林已经有二十多年的交情。在鲍林大力支持之下,麦克斯进进鲍林公司的董事会。同期,麦克斯在鲍林的推荐之下,又加进了其他多家鲍林供给商公司的董事会,包括一批德国最大的造船公司,如布罗姆沃斯公司。对布罗姆沃斯公司而言,鲍林是他们最大的客户,所以当鲍林要求把麦克斯安排进公司董事会的时候,公司是无法拒尽的。
通过这样的安排,麦克斯很快就成为德国轮船制造业和贸易领域的核心人物。到1920年,麦克斯和家族银行的其他合伙人,已经在80~ 90家大型公司里面担当董事会的董事职务,成为整个德国产业、贸易和金融业的巨头。在麦克斯和鲍林的大力游说之下,德国威廉二世对海洋远景意气风发,预备开始大展宏图了。
1893年,麦克斯接过家族沃伯格银行,成为家族银行的掌门人。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毛头小伙子,此时已经成为德国金融业的巨头。
1903年,36岁的麦克斯第一次被鲍林引荐给德皇威廉二世。当时德国首相叫布洛,他以为德皇威廉二世需要金融方面的知识来推动金融改革,因此建议鲍林把麦克斯先容给威廉二世,共进晚宴。
鲍林转告麦克斯,说德同威廉二世希看召见他,但是只给他10分钟时间来概述金融题目。麦党斯一听就拒尽了,固执地说10分钟不够。他的坚持使威廉二世把接见时间延长到了32分钟。麦克斯为了觐见德皇,进行反复排练,终于精心预备了25分钟的演讲,另外7分钟留作跟威廉二世进行讨论。
彩排很成功,公演却遭遇状况。威廉二世这个人脾气急躁,极端任性。麦克斯刚刚开始演讲,威廉二世就扣断说:“沙俄很快就要完蛋了。”麦克斯回答道:“陛下,不会的,沙俄不会完蛋。”
接着麦克斯开始解释,由于***刚刚发行了一笔新贷款,把老的贷款清偿了,而并没有增加国家总负债。德皇听到麦克斯居然直接反驳他,立即勃然大怒,吼道:“沙俄一定完蛋,怎么都要完蛋。”吼完就拂袖而往,晾下无奈的麦克斯。后来麦克斯提起这事开玩笑说:“我的听众应该给我32分钟,但最后我只用了3分钟时间。”
尽管“公演失败”,由于麦克斯的重要地位,威廉二世对他仍然青睐有加。第二年,威廉二世又召见麦克斯,向他举杯,说自己已经预备好听取已经拖延很长时间的金融改革讲座了。
德皇威廉二世是一个骄傲而自负的人,让他摆出妥协的姿态可不是一件轻易的事,足见麦克斯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威廉二世在谈话中委曲承认,沙俄确实不会马上就破产。但麦克斯尽不领情,随即接口说:“我早就已经告诉过陛下了。”威廉二世气得直敲桌子:“难道你每次都是对的吗?”眼看威廉二世又要暴走,麦克斯立即道了歉,才得以给威廉二世上了一堂精心预备的金融改革讲座。
此后,麦克斯跟威廉二世经常会面。麦克斯和威廉二世的关系与布雷施劳德跟俾斯麦的关系有所不同。俾斯麦对于布雷施劳德往往言听计从,但很有主见。威廉二世却一方面固执己见,一方面又“耳根子软”,很轻易被旁人说动。每次麦克斯以为他已经大功告成地把天子给说服了,谁知很快威廉二世又听信其他人另外的说法,忽然改了主意。
在当时的德国,容克贵族和普鲁士军官团对犹太人存在敌对和抵制,主因是基于利益。容克地主贵族阶层思想上相对守旧,他们的团体利益在于保护农产品的价格,要求进步关税,挡住外来竞争者。而海运公司和力主海洋贸易的犹太银行家则果断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原因很简单,贸易保护主义一旦盛行,国际贸易就做不下往了,他们对国际贸易的大量金融服务业务也就没了市场。因此,容克地主与犹太银行家形成了尖锐的矛盾冲突。这一点跟当今国际贸易领域的争端也颇有类似之处。凡是主张自由贸易,降低关税,推行全球化的主力军基本上都是超级跨国企业和国际财团;相反,反对自由贸易,主张贸易保护的多数都是会受到自由贸易伤害的国家和地方势力。
全球化也好,自由贸易也罢,这些并非理论与原则的口号,而是赤******的利益题目。
受麦克斯和鲍林大力鼓吹的影响,威廉二世对海洋踌躇满志,预备大展宏图。当德国大兴土木建造庞大的舰队时,英国也不示弱,赶忙紧锣密鼓实施巨舰建造计划。20世纪初,以英国与德国为核心的两大势力团体在欧洲大陆上展开了一场围堵与反围堵、遏制与崛起的生死较量,拉开了世界近代史上最激烈最血腥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