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2.5 跨越大西洋的人脉网络

更多

弗朗西斯很早就洞察到美国市场未来的重要性,早在1774年他就与美国费城的托马斯·维灵(Thomas Willing)和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建立起贸易伙伴关系。托马斯·维灵后来成为美国第一个私有中心银行——美国第一银行(Bank of United States)的董事长,罗伯特·莫里斯更是美国最著名的银行大家族之一,美国立国的主要设计者之一。这些重量级的人脉关系对于巴林家族后来在美国的业务发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造成的混乱局面使得巴林家暂时将业务重心转向北美。1795年,美国驻里斯本公使戴维·哈弗雷斯(David Humphreys)与北非柏柏尔人政权(北非海盗)谈判美国商船在地中海的自由航行题目,急需用钱。美国政府要巴林家族代为发行价值80万美元的6厘国债,而在一个月后巴林家就为美国筹得20万美元,解了里斯本公使的燃眉之急。时任美国驻英公使的鲁弗斯·金(Rufus King)为此专门写信给巴林,祝贺其“以慷慨的性情和熟练的手法帮助哈弗雷斯在如此重要的行动中取得成功”。并说道:“我已经写信给我国财政部长告知您的事迹,并将要求他与我一样保证合众国政府将对您在这件事情上起到的重要作用保持良好印象。”[10]

当时,美国与法国之间的冲突一触即发,巴林家族出资45万美元为美国购得1万条滑膛枪和330门加农炮,这在当时足以装备一支雄师。到18世纪结束的时候,巴林家族固然还不是美国政府指定的欧洲代理人,但是一旦美国人需要从欧洲筹钱,总是会往找巴林。

巴林以为在法国大革命造成欧洲形势不稳的情况下,美国股市将成为欧洲投资者的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于是组织英国投资者大举进军美国股市。到1803年,外国投资人持有的股票占美国股市总市值(大约3200万美元)的一半。英国投资人投资美股,而美国又要将分红汇往英国,这就造成了一张紧密的跨大西洋的金融网络,居于这个网络中心关键的正是巴林家族。

托马斯·维灵从1790年起就成为巴林家族的忠实盟友,成为巴林家族在美国的金融代理人。至此巴林成为美国政府的正式代理人已经水到渠成。美国驻英大使鲁弗斯·金告诉巴林,美国政府决定委任“具有头等荣誉和稳定性的英国银行家族”为代理人,定期“给予大陆会议巨额融资”,并且资助美国派驻各国的外交使团。这类工作通常都很麻烦,并且佣金收进也微不足道,但是由此获得的声誉却是无价之宝。1803年巴林家族正式被任命为美国政府在英国的金融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