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1.10 议会自由派:德国同一道路上的障碍

更多

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神圣罗马帝国崩溃后,众多德意志邦国成立了组织疏松的德意志邦联,奥地利成为德意志邦联的领袖。随着拿破仑光辉的逝往,法国在德意志的影响力减弱,民族主义兴起,德意志同一运动日益壮大。1848年欧洲革命以来,德意志的同一形成两种思路:建立大德意志帝国,囊括所有日耳曼地区,其中包括奥地利这个多民族帝国;以普鲁士为核心,建立一个排除奥地利的小德意志。俾斯麦出于现实考虑,走的是小德意志路线。

普丹战争结束之后,奥地利成为阻挡俾斯麦同一德国雄心的主要障碍。为达成这一战略目的,俾斯麦仍然采取了用对外战争凝聚国内共叫,迫使议会让权,巩固自己在普鲁士内部地位的策略。所谓上兵伐交,在外交方面,俾斯麦看中了意大利反抗奥地利统治的机遇,建立与意大利的战略同盟。同时借萨尔地区煤矿的重大利益***法国,使拿破仑三世保持中立。俾斯麦还利用俄奥在巴尔干半岛的争端,争取***的理解。最后是英国的态度,英国对欧洲大陆势力均衡变化的潜伏趋势缺乏敏感,固然英国不愿看到普鲁士同一德意志,但从形势上看奥地利似乎胜算更大,更何况拿破仑时代所造成的遏制法国的思维惯性仍在,俾斯麦以为英国对普奥战争虽不会满足,但也不至于激烈反对。经过俾斯麦的运作,到1864年的夏天,普鲁士的朋友比奥地利多,敌人则比奥地利少。

此时,最让俾斯麦忧心的还是钱的题目。

普丹战争已经使普鲁士财力大伤,多年的财政盈余随着战火灰飞烟灭,战争对于财富的惊人吞噬能力让俾斯麦有了最直接的感受。

战争,实际上打的是钱粮!

从1864年到1866年,俾斯麦在拼命做两件事情:尽最大努力为普鲁士搞到每一分钱用于战争预备,同时竭尽全力阻止奥地利在欧洲金融市场筹到战争经费。俾斯麦的战略是在金融方面将对手逼上尽境,在战争威胁之下,拖垮奥地利的国力。奥地利的财政情况的确比普鲁士更糟,常年疲于弹压巴尔干和其他地区的民族主义骚乱,使之早已财源枯竭,濒临破产。双方谁也不愿意公然表现金融窘境,都在幕后秘密张罗资金,预备大打出手。

最让俾斯麦抓狂的还是议会同以往一样全部否决了他的所有预算,并公布政府未经议会批准无权动用国库资金,否则就是违宪,政府部长要对此负全部责任。俾斯麦当天就发表了措辞强烈的回应,他将议会反对派定性为阻挠国王的外交政策,客观上起到了通敌效果的“卖***”。实在,俾斯麦深知议会自由派中很多人对普丹战争中普鲁士大获全胜骨子里是欢欣鼓舞的,他的叛国指控就是有意往刺伤这些人的自尊,从而促使他们改弦更张。议会自由派中的狂热分子也不是吃素的,有人攻击俾斯麦在欺骗议会和国王。俾斯麦闻讯大怒,立即向对方提出决斗要求。整个柏林政界为之震动,要知道决斗是勇敢和鲁莽的混合体,一旦决斗开始,尽无退缩和劝架的可能,双方非死即伤的概率极高。堂堂普鲁士首相若死于决斗场,整个欧洲的局势都会发生突变。偏偏这个俾斯麦天性急躁,早在大学期间,就曾27次与人决斗,胆子大得惊人。布雷施劳德等人赶紧私下劝阻,连远在巴黎的罗斯柴尔德都在关注决斗的事。固然最后决斗被劝阻,俾斯麦对议会拒尽政府预算的愤怒和焦虑却与日俱增。

俾斯麦太渴看金钱了,没有钱,他的理想只能是梦想,他的梦想最后会退色为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