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1.8 丹麦危机:俾斯麦的意外机会

更多

任何一场战争背后打的都是钱粮,谁的经济潜伏资源更庞大,谁就越有可能在战争中赢得终极的胜利。俾斯麦在同一德国的历史进程中首先遭遇的就是金钱的困境。

1861年威廉一世继续王位时,他所面对的首要难关就是自由派把持下的议会。自18世纪末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以来,以***为核心理念的自由派思潮横扫欧洲,特别是1848年革命后,自由派在欧洲的影响力更加深远,甚至不惜采取暴力与流血的方式力图彻底砸碎封建**的社会权力结构。在思想传统较为守旧的普鲁士,自由派既向往法国与英国的***模式,又从内心深处惧怕法国曾经历过的血腥革命。这是普鲁士自由派最致命的弱点,他们从骨子里仍然是地隧道道的民族主义者,而仅仅披上了自由派的一层皮。

威廉一世身上继续了普鲁士军人的传统,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对军队建设分外关注。他曾是1848年武力弹压欧洲革命最果断的少数派,反对任何政治妥协。他以为强大的军事气力和高度的政治集权是普鲁士崛起的先决条件,这一点与俾斯麦不谋而合。1862年,威廉一世在军队改革法案屡屡遭到议会阻挠的情况下,终于下定决心启用极具争议性的俾斯麦为普鲁士首相兼外交大臣。俾斯麦在就职演说中提出了著名的铁血理论,他说:“当代的重大题目不是通过演说与多数派决议所能解决的,那是我们1848年和1849年所犯下的错误,(这些题目)只有通过铁和血的方式来解决。”俾斯麦同时也给威廉一世打了一针强心剂:“既然我们早晚是要死的,能不能死得更体面一些……陛下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奋斗!”从此俾斯麦赢得了威廉一世对他的政策的果断支持。

军队改革法案的核心就是强化正规军,削弱国***卫队。法案将正规军服役期从两年延长到三年。议会反对的表面理由是军费开支过大,骨子里是对国***卫队被降格感到不满。在普鲁士的军事建制中,正规军的核心是封建容克贵族势力团体,而国***卫队则代表城市中产阶级的新兴资产阶级气力,强化正规军的结果必然是普鲁士**气力得以进一步增强,这一点是自由派的议会所深为忌惮的。他们的手段就是拒尽批准政府的预算,在钱的题目上死死卡住俾斯麦的脖子。俾斯麦尽不示弱,马上威胁将议会休会,要在没有议会的情况下执政。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丹麦危机忽然爆发了。在1863年3月,丹麦国王欲将普丹边境地区存有领土争议的石勒苏益格(Schleswig)和荷尔斯泰因(Holstein)两地纳进版图,此事立即激发了普鲁士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两处地区按照1852年《伦敦条约》的规定固然由丹麦治理,但主权仍属德意志邦联。战争的阴云开始笼罩在普鲁士的上空。

对于俾斯麦而言,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将借对丹麦的战争大大削弱国内自由派的反对气力,巩固自己的权力。此时俾斯麦太需要一场对外战争的胜利了。从战略上分析,俾斯麦的手法沉稳老到。为了达到击败丹麦的目的,他必须拉拢奥地利。为此他巧妙地建议将石勒苏益格划回普鲁士统治,荷尔斯泰因则回属奥地利,奥地利欣然接受。同时,为了摆平欧洲其他强权的干涉,俾斯麦作出支持《伦敦条约》、维护现有欧洲秩序的姿态来安抚英法俄。

俾斯麦在丹麦危机中的政治手段和外交技巧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普鲁士的军事机器对付丹麦也绰绰有余,但最让俾斯麦焦心的是他庞大的战争用度并没有着落,议会顽固地反对他的内政与外交政策,根本不可能通过他的战争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