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2 金权天下 - 1.6 俾斯麦的崛起

更多

假如说德国的同一离不开俾斯麦,那么俾斯麦的成功则离不开他身后的犹太银行家格森·布雷施劳德。俾斯麦在德国历史上的地位类似于中国历史中的秦始皇,他们都是以坚韧的意志和铁血手段完成了国家的同一,在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突出一笔。在德国有关俾斯麦的各类专著多达7000多种,德国史学界对俾斯麦的功过得失进行过彻底的分析和研究。但是在这些汗牛充栋的文献中,几乎完全忽视了俾斯麦政策背后庞大的金融势力团体的影响力。在俾斯麦本人的长达3卷本的传记中,仅仅在德皇威廉二世往世时提到布雷施劳德家族一次,犹太银行家对德国政治的影响似乎是一个研究盲点。

事实上,俾斯麦在整个政治生涯中与布雷施劳德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通讯多达上千封,而在布雷施劳德整个职业生涯中更是几乎逐日向罗斯柴尔德家族提供德国政坛变化、军事调动和金融市场的各类情报。

从这些通讯中,我们可以正确地判定,没有布雷施劳德和罗斯柴尔德的强大金融后盾,俾斯麦几乎无法在德国政坛上立足,更谈不上完成同一德国的伟业。布雷施劳德被沉没在浩如烟海的历史尘封中已经一百余年了,对他的重新挖掘将真实地还原德国历史中被长期忽略的金融势力对历史的重大影响。

俾斯麦出身名门看族,属于容克(Junker)地主阶级,可谓含着金匙子出生。他从小就胸怀大志,诸多在平民眼里高不可及的社会地位和财富对俾斯麦而言是唾手可得和轻而易举的,正是这般天生优越养成了他独特的个性。他脾气暴燥,做事雷历风行,性格果敢坚强,态度强硬粗鲁,甚至有些刚愎自用。

俾斯麦野心勃勃,对从政有着浓郁的爱好。与此同时,他跟其他容克贵族一样,对金钱也有极大的渴看。他拥有金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地位,利用大笔资金来满足政治的野心和对权力的渴看。假如有朝一日发现自己厌倦了政治生涯,他也能够很从容地退出政坛,而不受经济上的影响和束缚。

自从俾斯麦从政以来,他渴看金钱的胃口越来越大,而他自己治理金钱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于是他不得不利用犹太人对金钱的敏感和对财富治理的天赋来协助进行私人理财,实现财富积累和增长。在这个过程中,俾斯麦对于犹太银行家采取了实用主义态度,从本性来说他并不特别喜欢犹太人,甚至以为犹太人不应该进进公共政府机构,他有求于犹太人的地方无非是犹太人高超的理财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他依靠这些精明的犹太银行家族为自己的个人财富增值。

1848年欧洲革命造成了巨大的权力真空,给俾斯麦带来了极大的发展空间,激发了他在政治上的雄心壮志,同时也进一步促成了他特有的现实主义态度。在革命的浪潮中,俾斯麦终极选定了自己的方向,要成为一个坚定的保皇党人。俾斯麦坚信,德国终极必然要走向同一,而这一进程必须要依靠强大的君主制度气力。他以为***只会导致软弱和涣散,为着这个终纵目的,他必须要成为国王的坚定保卫者。俾斯麦的此类言行,深得普鲁士国王之心。1851年,作为对此的报偿,腓特烈·威廉四世任命俾斯麦为普鲁士代表参加在法兰克福召开的德意志邦联大会。

从此,俾斯麦正式成为公共人物,走上了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