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1 升级版 - 12.4 次级贷款CDO:浓缩型资产毒垃圾

更多

次级房贷和ALT-A贷款这两类资产毒垃圾的总额为2.5万亿美元。这些资产毒垃圾必须从次级房贷银行系统的资产账目表上剥离掉,否则后患无穷。
怎样剥离呢?就是通过我们前而说的资产证券化。
? 本来以次级房贷为抵押品的MBS债券易天生但难脱手,由于美国大型投资机构如退休基金、保险基金、政府基金的投资必须符合一定的投资条件,即披投资品必须达到穆迪或标普的AAA评级。次级房贷MBS显然连最低投资等级BBB都达不到,这样一来,很多大型投资机构就无法购买。正是由于其高风险,所以其回报也比较高,华尔街的投资银行一眼就看中了资产毒垃圾的潜伏高投资回报。
于是投资银行开始参与这一高危的资产领城。
投资银行家们首先将“毒垃圾”级别的MBS 债券按照可能出现拖欠的概率切切割成不同的几块(Tranche),这就是所谓的CDO (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债务抵押凭证。其中风险最低的叫“高级品CDO”(seoior tranche ,大约占80%) ,投行们用精美礼品盒包装好,扎上金丝带。风险中等的“中级品CDO”(Equity,大约占10%) ,也被放到礼品盒里,然后扎上银丝带。风险最高的叫“普通品CDO”(Equity ,大约占10%),被放到有铜丝带的礼品盒里。经过华尔街投资银行这样一番打扮,原先丑陋不堪的资产毒垃圾立即变得熠熠生辉,光彩照人。
当投资银行家手捧精美的礼品盒再次敲开资产评级公司大门时,连穆迪和标普们都看傻了眼。巧舌如簧的投资银行大谈“高级品”如何可靠与保险,他们拿出最近几年的数据来证实“高级品”出现违约现象的比例是如何之低,然后亮出世界一流数学家设计的数学模型来证实未来出现违约的概率也极低.即便是万一出现违约,也是先赔光“普通品”和“中级品”,有这两道防线拱卫,“高级品”简直是固若金汤,然后再大谈房地产发展形势如何喜人,按揭贷款人随时可以做“再次贷款”(Rc-finance)来拿出大量现金,或是非常轻易地卖掉房产然后套得大笔利润.生活中活生生的例子信手拈来。
穆迪和标普们仔细看看过往的数字,没有什么破绽,再反复推敲代表末来趋势的数学模型,似乎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房地产如何红火大家都知道。当然,穆迪们凭着干这行儿十年的直觉和经历过多少次经济衰退的经验,他们明白这些花样文章背后的陷阱,但也深知其中的利益关系.假如从表而上看礼品盒“无懈叮击”,穆迪和标普们也乐得做顺水人情,究竟大家都在金融江湖上混,穆迪和标普们也要命着投资银行的生意才有饭吃,而且穆迪和标普们彼此也有竞争,你不做别人也会做,得罪人不说还丢了生意。于是穆迪和标普们大笔一挥,“高级品CDO”获得了AAA的最高评级。
投资银行家们欢天喜地地走了。
形象地说,这个过程类似不法商贩将麦当劳倾倒的废油收集起来,再经过简单的过滤和分离,“变废为宝”,重新包装一下又卖给餐馆老板炒菜或煎炸油条。
作为毒垃圾承销商的投资银行家们拿到CDO评级之后,又快马加鞭地来找律师事务所建立一个“专用法律实体”(SPV,Special Purpose Legal Vehiclc),这个“实体”照规矩注册好在开曼群岛(Cayman Island)以躲避政府监管和避税。然后,由这个“实体”将资产毒垃圾买下来并发行CDO .这样一来投资银行可以从法律上规避“实体”的凤险。
这些聪明的投资银行有哪些呢?它们是:雷曼兄弟公司,贝尔斯登,美林,花旗,瓦乔维亚(Wachovia),德意志银行,美国银行(BOA) 等大牌投行。
当然,投资银行们决不想长期持有这些毒垃圾,它们的打法是迅速出手套现。倾销“高级品CDO”由于有了AAA的最高评级,再加上投资银行家的推梢天赋,自然是小菜一碟。购买者全都是大型投资基金和外国投资机构,其中就包括很多退休基金、保险基金,教育基金和政府托管的各种基金。但是“中级品CDO”和“普通品CDO”就没有这么轻易出手了。投行们固然费尽心机,穆迪和标普们也不肯为这两种“浓缩型毒垃圾”背书,究竟还有个“职业操守”的底线。
如何剥离烫手的“浓缩型毒垃圾”呢?投行们煞费苦心地想出了一个高招–成立对冲基金!
投资银行们拿出一部分“体己”银子敲锣打鼓地成立了独立的对冲基金,然后将“浓缩型毒垃圾”从资产负债表上“剥离”给独立的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则以“高价”从“本是同根生”的投行那里购进“浓缩型毒垃圾”CDO资产,这个“高价”被记录在对冲墓金的资产上作为“进人价格”(Enter Price)。于是投资银行从法律上完成了与“浓缩型毒垃圾”划清界限的工作。
幸运的是,2002 年以来美联储营造的超低利率的金融生态环境滋生了信贷迅猛扩张的浪潮,在这样的大好形势卜.房地产价格5年就翻了一番。次级贷款人可以轻松得到资金来保持月供的支付。结果次级贷款拖欠的比率远低于原来的估计。
高凤阶对应着高回报,既然高风脸没有如期出现,高回报立即为人瞩目。CDO市场相对于其他证券市场交易量要冷清得多,“毒垃圾”很少在市场上换手,因此没有任何可信息可供参照。在这种情况下,监管部分答应对冲基金把内部的数学模型计算结果作为资产评估标谁。对于对冲基金来讲,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经过各家自己“计算”,20%的回报率不好意思说出口,30%难以向别的基金夸口, 50%难登排行榜,100%也不见得能有曝光率。
一时间,拥有“浓缩型资产毒垃圾”CDO的对冲从金红透了华尔街。
投行们也是喜出看外,没想到啊没想到,持有大量“浓缩型毒垃圾”的对冲基金成了抢手货。由于抢眼的回报率,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要求人伙对冲基金,随着大量资金涌进,对冲基金竟然成了投行们的生财机器。
对冲基念的基本特点就是高风险和高杠杆运作。既然手中的“浓缩型毒垃圾”CDO资产眼看着膨胀起来,假如不好好利用一下高倍杠杆也对不起对冲基金的名头。于是,对冲基金经理来找贸易银行要求抵押贷款,抵押品嘛就是市场上正气红的“浓缩型毒垃圾”CDO 。
银行们对CDO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于是欣然接受CDO作为抵押品,然后发放贷款继续创造银行货币。留意,这已经是银行系统第N次用同样的按揭的一部分债务来“偷印假钱”。
对冲基金向银行抵押贷款的杠杆比率为5-15倍!
当对冲基金拿到银行的钱,回过头来就向自己的本家投行买进更多的CDO,投行们再乐颠颠地完成更多毒垃圾MBS债券到CDO的“提炼”, 在资产证券化的快速通道中,发行次级贷款的银行于是更快地得到更多的现金往套牢越来越多的次级货款人。
次级贷款银行负责生产,投资银行、房利美和房地美公司负责深加工和销售,资产评级公司是质量监视局,对冲基金负责仓储和批发,贸易银行提供信贷,养老基金、政府托管基金、教育基金、保险基金、外国机构投资者就成了资产毒垃圾的终极消费者。这个过程的副产品则是活动性全球过剩和贫富分化。
一个完美的资产毒垃圾生产链就这样形成了。
美国财政部的统计是:
? 2007年第一季度发行了2000亿美元的CDO。
?? 2006年全年发行了3100亿美元的CDO
?? 2005年全年发行了1510亿美元的CDO
?? 2004年全年发行了1000亿美元的CDO